跳过导航链接
《张学良全传(上下册)》
书摘:张学良宣布:“我就是共产党”
字号:[小][中][大]

  1992年张学良在口述历史同张之宇教授谈话时说:“一般人都不知道我的心理,我简单地说,我可以说我就是共产党。”“我是同情共产党,假如我自己,我就是共产党。”

  “我跟共产党有来往,早就有来往。政府是一点儿不知道。”

  “换句话说,我是同情共产党,我认为共产党对中国有益处,而且认为共产党是爱国的。”

  “换句话说我同情他们,不但同情他们,我拥护他们,这是我真正的内心。”

  张学良为什么在口述历史时说:“我就是共产党呢? ”

  1936年张学良在发动“西安事变”前夕,由西安亲自飞往延安,与中共领导人周恩来进行两次政治性会谈。张学良与周恩来在会晤过程中,受中共的影响,使他在思想上发生了巨变,甚至同意与中共军队联合抗日,主动放弃蒋介石交给他的“剿匪”使命,完全背道而驰地和中共结成统_战线,以实现他梦想多年的抗日主张。那么,张学良是否决定改变自己多年的国民党员意识,而真正申请加入到中国共产党的先锋行列中来了?从张学良病逝前,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所进行的历史口述中,虽然这段史实口述不详,但是,并不能否认张学良在历史上确实有过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和要求。

  原来,张学良曾两次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提出后,中共中央主要领导连夜在安塞举行会议,一致认为,中共当时与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目的,是为了争取整个东北军,而不是一部分,并以此推动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当时若接收张学良入党,势必造成东北军分裂,不利于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开展。刘鼎向张学良转达中共此意后,他表示完全理解。

  1936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接收到了刘鼎发来的密电。电报称:张学良再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中央对张学良申请入党的要求非常重视,召开会议讨论。中共领导一致认为,自1936年初以来,张学良对艰苦奋斗的红军给予了慷慨的帮助,中共领袖对张学良评价甚高;认为张学良不顾一切地关心民族前途,是第一位勇敢抗日的将军,所以都同意张学良入党。然而,当时中共尚属第三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像张学良这样重要的人物入党,必须向在苏联的第三共产国际报告批准。7月2日,中共中央责承张闻天向第三共产国际发电报,并附带通知:“拟许其(张学良)入党”。由于苏联对张学良在中东铁路事件中的作用,持有偏见,在一个半月后(即8月15日)苏联的第三共产国际在给中共中央发来的复电中,批评了中共拟吸收张学良入党的做法,但中共中央还是决定发展张学良入党。在中共领导人与张学良互相通信中,双方以“同志”相称。

  这年7月3日(前后),张学良以“李毅”名给周恩来写信道:

  恩来同志:

  弟此间必须准备整理,须六个月功夫。如时机迫切,那就例外了。贵我两方屡生误会,必须互谅互让而调整之。外间情况等等,嘱刘同志面达。特此敬祝。努力并乞代问候诸同志为盼

  弟 张学良启 尔后用李毅

  8月9日,由张闻天、博古、毛泽东、周恩来联名以同志相称给张学良写了一封信,信尾处说:“八个月来的政治关系,证明你我之间的完全一致。”西安事变前,张学良与中共领袖之间的来往信件中,双方互称“同志”。同志之称,是中共成员之间的通称。

  阎明复在《忆宋叔》(宋叔即西安事变时曾在张学良身边工作的中共秘密党员宋黎同志。2002年11月22日去世)一文中称:

  我记得,在宋叔离开北京回东北的时候,他特地邀我去,对我说,关于张学良将军是不是中共党员的问题,一直为我们所关心,当时我们党的主要领导人中,知道这件事的,如毛泽东、周恩来、李克农都已去世,尚健在的只有叶剑英同志。宋叔接着说,我最近专门写信给叶帅,请叶帅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我把叶帅谈的内容都记录下来了,记录装在一个信封里,放在保险箱里,等我死以后再拿出来给中央。我问他,为什么现在不报告中央?他说,现在张汉公还健在,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保护他,他是中共党员的事绝对不能传出来。1995年夏天,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高寿协助下,我得以访问了莫斯科所有的档案馆。在苏共档案馆里,我偶然发现了1936年12月初共产国际给中共中央的一份电报。电报是共产国际关于不同意中共吸收张学良入党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答复。电文说,中国共产党应该扩大自己的队伍,但是应该从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中的先进分子去发展,而不应该靠吸收军阀入党来发展,以后的事态表明,尽管共产国际明确表示反对张学良入党,中共中央仍决定发展他入党。

  张学良一生光明磊落,在摆脱了蒋氏父子对他半个世纪的幽禁之后,于1992年利用与张之宇口述历史之机,终于堂堂正正地向世界宣布:“我可以说我就是共产党!”

版权所有:团结出版社    备案号:京ICP06000133号
潍坊北大青鸟华光照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